白狮擎天柱
中國碳交易網 首頁 碳稅 查看內容

數據中心耗能問題引地方關注 互聯網企業或面臨“碳排放稅”壓力

2019-6-20 15:17 來源: 中國新聞網

  隨著互聯網的高速發展及5G時代到來,作為承擔互聯網數據儲存與處理的大腦——數據中心,正在全國各地拔地而起,而數據中心的能耗問題也引起了各地部門的關注。

  近日,上海市經信委印發《上海市互聯網數據中心建設導則(2019版)》用來規范上海市互聯網數據中心建設。而除上海外,北京深圳等城市也先后出臺了數據中心建設規則,以控制數據中心的規模與能耗。

  上海方面提出“嚴禁上海市中環以內區域新建IDC(數據中心)”“單項目規模應控制在3000至5000個機架,平均機架設計功率不低于6kW,機架設計總功率不小于18000kW”等標準。

  深圳則印發了《深圳市發展和改革委員會關于數據中心節能審查有關事項的通知》。相比其他城市限制為主,深圳市更側重于改造現有數據中心,對出于不同PUE(能源使用效率評價值,越低越說明數據中心用于計算的能源使用率越高)階段的數據中心,給予不同的政策支持。

  例如對PUE值為1.3-1.35(含1.3)的數據中心,新增能源消費可給予實際替代量20%及以下的支持;對PUE值低于1.25的數據中心,新增能源消費可給予實際替代量40%以上的支持。

  北京市政府公布的《北京市新增產業的禁止和限制目錄》(2018年版)要求全市層面禁止新建和擴建互聯網數據服務、信息處理和存儲支持服務中的數據中心(PUE值在1.4以下的云計算數據中心除外),中心城區全面禁止新建和擴建數據中心。

  盡管各超大型城市限制數據中心動作頻頻,但對PUE值低于1.4的數據中心卻都有優惠政策。核心原因是隨著產業發展,市場對數據中心仍有需求。

  IDC 中國企業級研究部研究經理索引表示,2018年中國數據中心產業規模已達到1228億元(人民幣,下同),預計到2020年將超2000億元。其中除了消費互聯網和傳統的互聯網業務以外,傳統行業數字化轉型,消費互聯網向產業互聯網轉型也將引起互聯網數據中心的基建熱潮。

  數據中心建設進入高峰期,但數據中心的高能耗卻讓擔負節能減排任務的超大型城市有點“吃不消”。數據中心的能耗有多高?2017年,北京節能環保中心專家呂天文曾向媒體透露,2016年中國數據中心總耗電量超過1200億千瓦時,這個數字超過了三峽大壩2016年全年的總發電量(約1000億千瓦時)。

  而為控制不斷投建的數據中心能耗,從2013年起,國家相關部門便發布了多個指導意見。2019年2月12日,工業和信息化部、國家機關事務管理局、國家能源局三部門就聯合發布《關于加強綠色數據中心建設的指導意見》,提出加快高耗能設備淘汰,建立健全綠色數據中心標準評價體系和能源資源監管體系,并明確到2022年新建大型、超大型數據中心的電能使用效率值達到1.4以下,基本淘汰高能耗老舊設備。

  雖然綠色計算正成為數據中心的建設主流,但由于數據中心建設使用有一定的周期性,要實現2020年的目標,目前看還有一定的挑戰。“行業內在用的很多數據中心使用效率值都超過1.5,即使勉強達到1.4,整體耗電量依然不低,如果規模上來了能源消耗仍將十分驚人。”索引說。

  “其實不僅是互聯網企業,整個社會如果不降低對云端等數據訪問需求量,那就必須降低數據中心的能耗,否則必然面臨行政方面壓力,例如美國‘碳排放稅’是所有企業都要承擔的稅種,但目前在我國來看,這類稅還主要針對傳統高能耗企業。”索引表示,不符綠色計算趨勢的互聯網以及數據中心建設企業,今后有被洗牌的可能。

  PUE值降到低于1.4有多難?曙光節能技術有限公司總經理何繼盛告訴記者,傳統數據中心超過一半的耗能都用在冷卻方面。因此降低冷卻耗能即降低PUE值是關鍵,而冷卻設備的耗能主要在于風扇、冷凍機、壓縮機上。

  “目前行業內最先進的低功耗冷卻技術是‘浸沒式相變液冷技術’,通過該技術我們可以把計算主板上的發熱量100%由相變冷媒帶走,機箱可實現無風扇設計。由于液冷系統采用中溫水冷源設計,故可全年自然冷卻(不用冷凍機或者壓縮機制冷),整體系統PUE可降至1.05以下。”但何繼盛告訴記者,由于數據中心建設的周期性,以及使用企業的需求不同,相關技術快速普及還需要一定時間。

最新評論

碳市場行情進入碳行情頻道
返回頂部
白狮擎天柱